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补习之王:第一百三十三章 只有经历过才会有改变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补习之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的,我想送你下山。送你回到你父亲的身边,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再在你身上浪费什么时间了,一点儿都不值得,你的这种所谓的情绪,除了让你自己变得可笑之外,还浪费了很多人的时间和精力。万一说话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你和那些山里的孩子相比,你就是一坨狗屎。

    向子娟就站住了,她看着万一转身就走,忽然就炸裂了一样的喊: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吗?因为我怀疑我母亲的死,我母亲的死和我爸有关。我爸在外面有女人,我不想我妈死得那么不明不白,你知道吗?

    万一就站住了,然后看着向子娟,摇了摇头:你调查的结果呢?

    向子娟就像是抽干了自己的力气一样,叹了一口:我什么也没有查到。或许是他们隐藏的太深了。我想从我爸的生活中寻找细节,但是我还没有找到我问过他,但是他告诉我他在外面没有女人

    你妈妈死于车祸?万一重新走到她面前,如果你只是想要得到一个你臆想来的答案,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会朝着这个答案去想象。所以不管怎样,你都能得到你要的那个答案。

    你是什么意思?向子娟瞪着万一。

    哲学问题,唯心主义,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认死理。不管到底是不是那么一回事,你心里都会觉得你的是对的,别人的是错的。万一就说道,如果你不相信,那么就让我证明给你看,你可能会是错的。

    如果我对了?向子娟逼视着万一,如果我是对的呢?又重复了一句。

    不论你是对是错,结果都必须你自己承担,别看着我,我们不是打赌,因为我从来不会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打赌!万一点了点她,想要证明吗?那么跟着我回去。我给你一个答案,然后你自己去判断到底该怎么面对!

    向子娟咬了咬牙,狠狠地点了点头:行,我答应你!

    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什么话了。在路上,万一又给了向子娟几个八月瓜,但是这根本不管饱,吃了之后,没多久就随着汗液蒸发掉了。好不容易到了山下,太阳已经偏西。在经过山下那稀稀拉拉的房屋时,几个光着上身的四十多岁的汉子朝这边看,还有几个小孩子打打闹闹,他们的眼光很怪异,更多的是放在向子娟的身上。

    向子娟有些害怕,朝着万一紧走两步,悄声问道:他们就是你说的那种买媳妇的光棍?她总是感觉那几个人的目光好像是在她身上使劲的蹂躏一样,浑身都感觉不舒服,还很紧张,尽量让自己跟上万一的脚步。

    如果是你一个人,还真不好说!万一瞥了向子娟一眼,快走吧,我们还有十几里路才能到小镇上。

    这一段路不知道向子娟怎么过来的,她一直在担心,忽然冲出来一群人,然后将她抢了去当媳妇,特别是想起万一说的,可能还有几个男人公用一个媳妇儿。那简直就是要了自己的命了。但是她担心的事情,始终没有发生,心里又腹诽,万一是不是骗她的。

    从这一次进山,她原本以为自己连死都不怕,还害怕什么?现在她感觉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死亡反而是很容易就能够克服的心里,但是活着却比死亡更加的让人感觉到害怕。而且还不只是害怕,还有艰难。

    走到小镇的时候,向子娟已经快走不动了,浑身都没劲。万一很快找到了自己停车的地方,将手机等物品还给了向子娟,又买了两盒泡面,端上车。当吃到第一口泡面的时候,向子娟眼泪都掉下来了,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泡面了。

    你打算让我回家?向子娟吃完泡面,人精神多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着万一将泡面吃完,问道,你说过要带我去寻找真相。

    你真的很想知道真相吗?万一看着她,如果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再次面对你父亲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内疚?因为她的女儿怀疑他谋杀了自己的妻子?

    向子娟不说话了,她就那么的靠在座位上,万一发动汽车,然后朝着回去的方向疾驰而去了。一路上万一没有说话,向子娟也没有说话,等万一朝她看一眼的时候,这姑娘正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她这几天实在是太疲倦了。

    向子娟醒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到了,万一下车关门的声音让她醒了过来。她看着万一下车对着她说道:如果你今天不回去,那就住在这里,房间你知道是哪一间。说着就朝着那栋楼走去。

    一切好像没有变,但是一切又已经变了。向子娟觉得自己来到这个屋子里的时候,好像和自己第一次来又有了一些不同。

    洗漱,回房间睡觉,万一全程没有管过这个姑娘。万一知道这姑娘确实有了一些改变,从原来一句话不说,到现在能够主动说话,主动的向自己表达情绪,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了。只不过这种不同,似乎连向子娟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孩子们陆陆续续的过来了。个头比较小的占了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的大孩子。身上并不是很干净,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有部分的孩子尽量的穿的整齐一点。但是翻山越岭让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泥土的痕迹。书包也是形态各异。甚至还有人用塑料袋当书包,一个大塑料袋就装满了书和作业本,还有一个大饭盒。还有孩子围着万一和向子娟:你们是志愿者老师吗?你们教我们唱歌吧?你们不会很快就走吧?

    向子娟觉得内心有种东西在涌动,心口有些堵,也有些酸。

    老教师就招呼这些孩子们洗手,挥了挥手,这些孩子们就各自走进了两个相连的不同的教室里,里面想起了霹雳哗啦的课桌椅摆动的声音,开始是一个孩子很稚嫩的声音在读书,最后稀稀拉拉的声音加入进去,到最后就响起了一片的读书的声音。

    每年会有志愿者来这里上一段时间的课,每次来两个或者三个,时间长的能待上一两个月,短的能够待三四天,总比没有强,至少来了会带一点娃娃们需要的书本和作业本。但是今年这里准备拆掉之后,就没人来了。农忙的时候放假,不忙的时候就上课。镇子上的中心学校取消农忙假了,这些孩子可能会旷课,这里哪一次农忙没有孩子们帮忙?老教师说起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忧虑,从t恤上衣的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根,递给万一,万一接过来,点燃了,和那老师蹲在一起抽烟。他本来是不抽烟的。

    你会去镇上的中心校教书?万一问。

    老教师就默默的抽了两口烟,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烟雾在他面前蜿蜒的升起来,好像迷住了他的眼睛一样:我不是正式编的老师。哪里都是吃饭,我打算在这前面的坪里种点菜,到镇子上去卖,饿不死人的!

    抽了几口,就将烟头小心的掐灭,然后剩下的少半支烟放在一旁的汲水的井边。默默的朝着教室走去了,他甚至都没有拿课本,或许他根本就不需要课本了,那些教了几十年的书的内容早就印在了他的心里,刻在了他的灵魂中。万一也默默的站起来,走到他进去的教室的后面,站在后门边听他给孩子们上课。

    向子娟也站在那里,默默的和万一并排站着,教室里坑坑洼洼的地面,还有个孩子的课桌没有坐的板凳,就站着那里上课。跟着老教师抑扬顿挫的声音,一遍一遍的识字、读课文,还听着老教师带着乡土味的普通话在教孩子们:槐乡的孩子可不怕热,他们背着水葫芦,带着干粮,没等云雀开口歌唱黎明,就已经爬到小山上了

    向子娟觉得自己的眼睛里有点儿湿润,她这会儿反倒好像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只是她想转头看看万一的反应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没有站在教室门口了,而是走了出去,甚至都没有招呼自己,只是一个人朝着前面走。

    向子娟就赶紧的跟上去,追赶到了万一的步伐,而他们的背后,还有孩子们的整齐的读书的声音,那声音随着他们越走越远,也变得越来越小。向子娟跟不上万一的步伐,不由得叫了一声:等等我!

    万一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但是不是看向子娟,而是看那座山村的小学,但是却看不到了,因为已经转过了两道弯。他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向子娟的身上,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下山吧。

    向子娟也注意到了万一的情绪的变化,就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感触,我他们很艰苦,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教室、这样的学生,还有这样的老师怎么会

    万一就很认真的看着她说道:本来我还想着继续让你在山里面待几天,让你体会一下生活的艰难和一个人孤独无助的情况下能够灵活的变通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坚韧,让自己更适应自然,也想让你更适应你身边的这个社会和人。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补习之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ipi.com/book?2c6t4j.html
上一章        补习之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