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来自地幔:第四章 启程篇 第四节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来自地幔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将心的枪已经损毁了,不能在使用,山祖把将心剩下的子弹和补给分给了所有人,平均分的,这或许是一种渴望团结的表示吧,在拿到子弹后,孔雀和塔比去山顶执行了山祖的命令,这或许是个好消息,至少这个团队了领袖,还有这领袖的权威,但愿下次狼群进攻的时候,他可以发挥一些领袖的作用吧。

    清理狼群的尸体,用了大概两个小时,真一把它们扔的很远,这些狼的尸体腐烂的很快,根本没有办法用他们的尸体来堆一个防护墙进行防护,那样做的话,搞不好会找来其他的麻烦甚至是疾病,两个小时后,当真一重新坐到营地里开始嚼着饼干补充体力时,却听到山顶上传来了一阵求救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尖锐的枪声,随后便安静了下来。

    几个人就这么硬生生的挨过了不知道多少小时,不知不觉间,真一竟然睡着了,再一醒来,是孔雀把他推醒的,孔雀的神情看起来十分紧张,还没等她开口,真一的耳边就响起了枪声。

    十分刺耳,一声枪响之后,真一听到山祖好像在喊些什么,然后接二连三的又有枪声响起,顺着枪声看去,真一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山顶上出现了狼群,体积几乎和犀牛大小差不多的狼,而从这些狼面目狰狞的脸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出它们拥有着绝对不输给地表狼种的野性,它们的数量很多,目测至少要有三十只,灰压压的一片,体毛的颜色恰好和地面上岩石的颜色很相近,可能在地幔这个地方也遵循着适者生存的法则,这样的法则让它们进化出了特殊的保护色。

    自由射击!身为组长的山祖大喊着,不过即使他没有下这个命令,他的队员也已经开始了各自为营的反击,孔雀的枪法看起来还算可以,再加上狼群被枪声稍稍的威慑了一下,队形有一些被打散了,所以孔雀和真一这一边暂时安全的,可是另一名组员将心的情况就要危险的多了,很明显他的能力和真一类似,就射击而言,都只是刚刚入门,这种情况下所必须的冷静,显然是他所没有的,很快,他被一只狼扑倒,更快,更多的狼扑了上来,转眼间真一已经看不到他的身体了,只能看到他满手是血的右手握着的枪对着空中乱开着,几秒之后,那个方向便没了动静。

    死了被淘汰了他的尸体很快被狼群撕咬的完全不成样子,短短几秒的时间,将心尸体的碎块就像是垃圾一样,随意的被丢在地上,惨不忍睹。

    不行,必须加入战斗,真一想着,本能的求生意志让真一变的无畏起来。

    这样下去,这里的人全都的死,想着,他大声的对依然背着他的步枪的山祖喊着什么,配合着夸张的肢体的动作,向山祖索要自己的步枪,此时的山祖见到有人倒下,也开始有一些慌了,他的射击方法从瞄准射击改成了胡乱的扫射,子弹连续出膛的声音让他根本没有听到真一在喊什么,不过好在,他身边有那个叫塔比的人看到了真一的动作并且读懂了真一的意思。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被眼前的情况说服,他也明白现在的这种情况,根本没时间顾虑真一是不是内鬼了,多一个人就多一点生存的希望,于是,他一把拿下了山祖背后的步枪向真一这边扔了过来。

    拿到武器的真一立刻开始了射击,但他的射击技术并不是很好,而且他还是刚刚接触到枪支没多久,真正摸过枪的人都明白,射击从某种程度上和球类运动很相似,比如说篮球,讲究触球时候的球感,射击的时候也讲究对枪的感觉,这还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一些枪天生就与自己很合的来,另一些枪则做不到这一点,这也是很多老兵终其一生也就只愿意用一把枪的原因。

而真一,显然还没有培养出这种对枪的感觉,他只是机械的按照枪械老师所讲的,瞄准,调整呼吸,扣下扳机,再瞄准,再调整呼吸,再射击,一次一次这样重复着,虽然目标是狼这样行为迅速,而且十分灵活的生物,但是在人类科技的支持下,他们还是勉强应了下来。

    这时的战场,辛巴已经已经退到了真一他们身边,站在真一和孔雀左侧稍稍偏后一点的位置开着枪,这让他们三人形成了火力的集中,狼群在他们这侧受到了很大的阻力,这种狼的体型虽然大,但是对子弹并没有十分出色的防御力,在面对射击的时候,他们过于庞大的体型反而成了特殊的劣势,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阵型的重要性,剩下的人不自觉地站成了一条直线,狼群很快被压制,大约三分钟后,还活着的狼纷纷仓皇而逃。

    战斗结束。

    山祖看了他一眼,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了被狼群撕裂的将心的尸体旁边,这个时候真一惊讶的发现,将心还活着,尽管他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内脏已经所剩无几,脸也只剩下右边的眼睛还算是完整的,他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巴和舌头已经没有了,整个人看起来惨极了。

    看着他的样子,真一并没有多少同情,或者说同情的感觉已经完全被胃里翻腾的呕吐感所代替了,他急忙把脸转了过去,不去看将心的样子,但还是没有止住呕吐,胃里没有事物,只有酸水,被喷在防护服的面罩上,恶心极了。

    碰的一声,山祖开了一枪,不用回头看真一也知道,山祖结束了将心的痛苦,这一枪也让真一稍微恢复了一些,可能是精神的关系,他觉的当着战友的面呕吐,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

    现在我们可以表现的像一个团队了么山祖在开完那一枪后,转过身来,对着幸存下来的这四个人十分愤怒的吼道,我们已经有一个战友死去了,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明白,在这次考试里死亡的下场是什么,我知道在这次考试开始之前我们之间有着很大的矛盾,但现在不是搞分裂的时候了,我不管你们中间谁是内鬼,也不管这个内鬼下一步打算怎么做,但是我告诉你们,我们必须赢下这次考试。

    山祖的语气很激动,可是依然没有人回答。

    这个小组的组员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到现在了还不肯团结真一在心里默默的问着。

倒不是真的想知道,而是他感觉只要利用好这点,他就有可能获胜。

    接着,山祖命令塔比和孔雀去山顶放哨,自己和辛巴处理将心的尸体,而真一的任务是将狼群的尸体尽可能的搬运到离这里远的地方,因为现在不确定狼群的尸体会不会招来更多的敌人。

    慢慢的真一发现地幔并不像地表那样有什么日出日落,所有的时间天空都是同一种状态,也就是那些灰色的云,没有任何颜色变化的云。

    《来自地幔》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ipi.com/book?2cj6c1.html
上一章        来自地幔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