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阴阳灵官:第26章 怪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阴阳灵官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太惨了,这是挨上了什么东西?士兵们慌道,更有甚者,都吓得失禁,尿湿了裤子。

    一名士兵手指着半空,倒吸口凉气道:那是什么东西!

    林逸跟着其余人抬头,猛地看见尘雾中,竟有一对硕大眼珠,发出赤红光芒,如灯笼般,高高悬于半空。

    血红眼珠冷不经转过来,盯住他们,守军们骇得心惊胆战,魂飞魄散,叮叮当当,兵刃掉了一地。

    也不知是谁带头,士兵们萌生怯意,接二连三地转身逃跑,慌不择路。就连几个弟子也吓得腿软,纷纷望向洛山,仿佛只等他说出一个撤字,扭头就跑!

    张英卓颤声道:师父,那就是饿鬼么,这个头也太大了

    如今已是大鬼了,怕不好对付。洛山语气凝重。

    林逸注意到洛山的手指,居然都在微微发抖。而此时,左是非在亲卫保护下,跌跌宕宕地从后院里冲出来,眼里布满惊恐,仿佛魂都吓到了天外。

    左是非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冲过来扑倒在洛山脚下,连连磕头,涕泪横流地哭喊道:里面真有妖怪啊,快救救我,洛灵官,洛大人!

    月光昏暗,四下一片漆黑,众人弓着腰,在屋檐下蹑足穿行,影子拉的细长。

    师父,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林逸低声开口,怀疑道:这里似乎太安静了?

    大伙猛然愣住,停下脚步,仔细一想,的确如此。他们一路走来,府中黑灯瞎火,没听见任何声音,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仿佛偌大一栋许府中,只有他们六人而已。

    师父,难道又闹鬼了?张英卓哭着嗓子道,身上涌起一阵寒意,不由自主地抱紧胳膊。

    爹爹?洛采薇也奇怪地盯着洛山,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珠在反着月光。

    洛山挺直腰板,放眼四顾,沉默不语。顿了顿,挥手示意,领着弟子,快步赶往东厢主屋,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大伙由香兰引着,来到主屋前,屋中依旧廖无人声,气氛诡异。洛山走上台阶,一手握刀,一手去推房门。

    只听见嘎吱声响,那门仅是虚掩,一推就开

    洛山迈步进去,众人紧随其后。张英卓却吓得直打哆嗦,畏足不前,他回头看了眼身后,此时夜色正浓,万籁俱寂,心里隐隐有些发毛,忙掉头跟上。

    林逸刚进屋,眼前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闻洛山开口道:屋里没人。

    说完,他抬手打了记响指,呼啦一声,室内竟旋起阵暖风,床头油灯无火自燃,照亮半间屋子。

    众人这才借着灯光,看清四周景色,屋内柜台桌椅俱全,中央用彩雕屏风隔开。最里面,靠墙摆着一张梨木架子床,上面被褥翻开,空无人影。

    师父,您是怎么凭空将油芯点燃的?弟子们惊道。

    雕虫小技罢了。洛山随意道,朝地上指了指,看脚下。

    林逸赶紧低头,看到地板上有一道深红色痕迹,宽约两尺。从塌前开始,一路绕过屏风,延伸出门外,没入茫茫夜色。

    洛采薇好奇地蹲下检查,用指尖搓了点,放在鼻前嗅了嗅,皱眉道:有股腥味,好像是血?

    嗯林逸思考道:像不像有什么东西,在这厢房里杀了人,然后将尸体拖出去,留下一路血迹?

    林师弟。张英卓脸色苍白如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颤声道:你是在开玩笑吧?

    灵官大人,主母不会有事吧?香兰两腿发软,摇晃倒下,抱着洛山大腿哭道。

    不好说。洛山如实回答。韩春芳过来扶起香兰,洛山取下床头油灯,走出厢房,弟子们跟上去,张英卓落到最后。

    众人到了门外,举灯探着,缓步徐行,越看越惊,洛采薇慌张叫道:爹爹,怎么哪里都有!

    他们一路走来,庭院内、廊道间、墙壁上、梁柱下,到处布满血迹,足足有数十条之多,全部汇集向许府深处。

    陡见此景,香兰瞪大双眼,骇然失色,惨叫声主母,一口气没提上,晕了过去。

    瞧血液凝固程度,悲剧应发生在半天前,估计这丫鬟刚出门,许府就遭到饿鬼屠戮。洛山表情凝重,握紧杖刀。这饿鬼害了几十条人命,恐怕已成长到一定境界,再不拿住它,整座庸州城都要化为炼狱!

    林逸急道:师父,我们该怎么办?

    《阴阳灵官》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ipi.com/book?2gw1g1.html
上一章        阴阳灵官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