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阴阳灵官:第99章 思乡心切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阴阳灵官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多谢公子!黑鹰展翅欢呼,此事困扰它已久,却碍于场面一直没说,现在听他提及,又惊又喜。

    林逸等人骑马北上,转过半月,到达普光寺外,秦家村近在前方。林逸勒马步行,入庙敬香,再见悟德和尚,开了几句玩笑,施舍两分善钱。一别经年,少年长成,今朝故地重游,宝刹风物依旧,恍惚间,感慨颇多。

    用完餐点,他们告辞动身,在镇上买了些鱼肉礼品,约近午时,到了秦家村境内,青山溪涧,木屋水车。农夫忙于秋种,行色匆匆,小孩们见到外人,躲在房檐下指指点点,面露好奇。

    顾婉兮心里埋汰林逸霸道,一路上不跟他交谈,此刻瞧着这些孩子天真淳朴,憨厚可爱,终于打起了精神,微笑示意。

    林逸暗中松了口气,领着她朝村长家走去,顺便介绍自己与黑鹰的渊源。行至门庭,黑鹰迫不及待地飞进屋子,两人随后跟上。

    大堂空旷冷清,林逸正觉疑惑,忽听得院中传来摇椅吱呀声,寻音而去,出得后门,眼前阳光陡盛,温暖和煦。秦老爷子坐在木椅上,手拄拐杖,闭目晒着太阳;老婆婆端了条板凳,靠在他身旁,细语交谈。

    黑鹰落到院中,血目盯着两位老人,怔怔出神。林逸和顾婉兮四目相视,莞尔一笑,均想:他俩倒是恩爱。

    知道秦柔怕吓坏他们,不敢相认,林逸便咳嗽一声,作揖行礼:小子林逸,拜见二位老前辈。

    二老闻声回头,乍见来人,稍显诧异,目光扫过黑鹰,猛然想起旧事。老婆婆起身笑道:哦,原来是林少爷,老身年纪大了,有些糊涂,差点忘掉贵客面貌,这就招待茶水。

    林逸连说不必,打量着村长,见他努力撑住身子,挣扎半天,又摔回椅中,便奇道:秦老爷子腿脚不适么?

    老婆婆神色一黯,先看向林逸,而后瞥了眼黑鹰,凄苦道:少侠刚离开村子不久,老头就天天念叨着鹰儿去哪了,是否被公子打伤,心生懊悔,茶饭不思。那日他独自溜进山里,想上去找找,没料失足跌落,摔坏了腰椎,只能坐在——

    她话未说完,黑鹰哭喊道:爷爷,奶奶!扑过去相认,浑身颤抖。村长抚摸着它羽翼,面色慈祥,欣慰道:果真是柔儿,万幸你没事,害我瞎操心。

    唉,多谢少公子不杀之恩!老婆婆泪水盈眶,走向屋子,说道:我去整点酒食,犒劳二位侠侣。

    顾婉兮俏脸泛红,从林逸手中抢过礼品,忙道:婆婆快歇着,我来就好。

    老婆婆笑道:姑娘真贤惠,林少爷找了个好媳妇。

    顾婉兮呀了一声,羞涩难言;林逸抿嘴扬眉,瞧她露出如此神色,自己不便否认,若让老婆婆知晓,她定要大失颜面,徒惹轻蔑。

    林逸转过念头,旋即劝道:婆婆先歇着吧,内人厨艺虽然毛糙,但省得您麻烦,假如不合口味,还望担待一二。

    顾婉兮张嘴诧异,眼珠瞪过去,忽然明白他是在给自己解围,好感顿生,拎起草鱼猪肉,红着脸走向厨房。

    老婆婆拗不住他俩,只得作罢,无奈道:少公子客气,那我拿些土产让你们带上,礼尚往来。

    说着,也不管林逸反对,径直回到屋中,挑了几坛腌菜萝卜、熏肉香肠,硬要塞给他。林逸接在手里,连连道谢。寒暄一阵,午膳备好,众人将桌子搬到院里落座,陪老村长喝酒聊天。

    酒足饭饱,老婆婆让他们留宿几日。林逸瞧黑鹰恋恋不舍,欣然答应,任它陪着二老叙旧,自己则带上顾婉兮,出门散步。

    两人走了半里地,顾婉兮神色转冷,板着脸说:林大人前途无量,荣升灵官指日可待,小女不敢高攀,今日那席话,请您别当真。

    林逸哭笑不得,这姑娘还在赌气呢,遂道:小子武艺浅薄,将来接捕缉事,下山除妖,急需顾小姐助力。适前阻挠你寻妹,完全出乎私心,望姑娘见谅。

    大人谦虚,小女没啥本领。顾婉兮哼哼两声,恼怒未消。林逸疲于争论,指点着山川水色,东拉西扯,岔开话题,忽然说:我们在秦家村停留几天,趁着空暇,不妨练会功夫。

    顾婉兮皱眉问:大人要考校我?

    差不多。林逸正色道,艺疏莫临敌,小子这回下山实力退步,深有体会,因此不敢松懈,故邀你技击陪练。

    两人同时站定,正当道中,四周景致荒僻,眼下没有外人。顾婉兮心里尚存怨气,凝虑片刻,挥手取出双钩,一前一后,高地交错,摆开架势,谨慎道:请大人指教。

    林逸从未见过她出手,兴致陡起,将含光连着刀鞘解下,不占兵刃便宜,笑道:领教顾小姐高招。

    顾婉兮猱身周旋,步履轻盈,双钩来回摆动,不露破绽。倏忽间跃足逼近,钩刃横扫,从左至右削向他手腕。林逸撩刀去格,两兵交接,顾婉兮肩膀回拉,趁机勾住刀背,右手扬起兵刃,斩向他侧颈。

    林逸惊觉,闪身进步,一刀直劈她面门。顾婉兮左手斜推,用握柄处的月牙刃挡住刀锋,右手单钩则去势不停。林逸无法低头躲避,一柄单钩正指着自己脖颈,垂首肯定要撞上,另一柄又从侧边挥来,纵横封锁!

    危急中思绪百转,说时迟那时快,林逸仰身后撤,堪堪躲过。顾婉兮一击未中,扭胯变招,单钩前刺,朝他咽喉点去。厉害!林逸暗叫一声好,施展九宫步,扑滚横移,避开杀招,喘气站定。

    他有所不知,双钩本就为了克制刀剑而发明,此番过招,束手束脚,处处受制,甚是难受。顾婉兮望着他,翘起嘴巴,得意道:大人,我这点微末伎俩,可入得您法眼?

    换做常人,刚才已经输了。林逸肃穆道,收敛轻视,握紧刀柄,守住自己中线,徐徐逼近。

    顾婉兮见他认真,郑重神色,不敢大意,含光连鞘斩来,又挥钩去锁。眼前蓦然一花,含光如青烟般穿过兵刃,敲在她手腕上,这一场,却是败了。

    她顿足咬唇,赌气说:再来!

    《阴阳灵官》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ipi.com/book?2gw1g1.html
上一章        阴阳灵官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