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王叔兵败终丧命,子掌兵权又犯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万年神话传奇故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位土谷浑不知天髙地厚的大英雄,第一猛男,自认为我是天下第一,如今在这漆黑冰冷的峡谷中,他的两千健儿,鬼哭狼嚎,惨烈嘶叫,此情此景,这位王叔深深感到,天是那么髙,地是那么厚,人是那么的渺小和轻如鸿毛,常言道,多行不义必自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不到,这位王叔和他的土谷浑的贼寇健儿们,立马来个现世报,惨烈的喊叫声,不能影响地球的运转,时光年轮在无情的吞食着邪恶、贪欲。

在厚赏着善良、知足,命运之神给人们开了天大的玩笑,但他还是公平、公正、无私的,漆黑冰冷的峡谷中,呻吟声没有刚才那么惨烈了,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和哭喊声,后边的人们过来移动着堆集小山似的人和马的尸体,低低微弱呻吟声的人和马的身体也堆积成山他们和它们慢慢的再也不呻吟了,他们和它们都彻底解脱了,这辈子永远也不再战沙场、马革裹尸了,永远沉睡在异国他乡的小山峡谷中,很快清开一条路,黑夜中他们聂手聂脚,象落水狗一样,颤颤惊惊的摸索着跨过很多石头、滚木、向前走着,天快黎明的时侯,土谷浑这帮贼寇,终于艰难走出了这慢长的峡谷,这位清点了一下他带的人马,损失了一半,他泪流满面回头看看,这让他惊心动魄,生死难忘的地方,想想真后怕,人家还有一念之仁,要是前后夹击,恐怕这些人马都别想活着出来。

他面向峡谷毕恭毕敬,深深施一大礼,含泪离去,这帮贼寇象丧家之犬,马不停蹄,急驰而去,出了大隋边境,一路奔到京城家中,这位自称天下第一,武功盖世的王叔,想不着自己马失前蹄,一辈的的英名丧失怠尽,此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从此一病不起,饭食不进,不几日一命鸣呼,去阴间地府去争天下第一、武功盖世了,此公盖棺定论。

    王叔的官位爵位由他的儿子接任,这位青出于兰而胜于兰,比他的天下第一,武功盖世的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气势更盛,对其他四家族势力经常打压,比他老父亲更盛,其他四家对他说起就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他后来听说,上次进兵大隋境内,深入纵深,其他四家,让他家当冤大头,以至损兵折将减千,老父亲也含恨而死,,他不思考他家的问题,光想着别人的不对,他仗着他家势力大,又想充楞耍横,论资排辈,就他小,他想做老大,国王也很精明,不管谁做老大都行,让他们四家互相牵制,省自已少操多少心,他家势力大就让他做老大,几家都想让他做老大,几家也精明的很,他去跟人家说,都是笑脸相迎,满口答应,到具体事上,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困难,这就考验看他的本事大小,看他有没有他老爷子的火侯,谁知到事上差远了,他也象他父亲一样搞出一套,如出一撤,又要组织联合军队,他家势力最大,当然还是出兵多,当然他还是统帅,谁知,那四家暗中,都把自家的消息和意图,都通报给大隋军镇了,就他这老大还蒙在鼓里,做着问鼎天下的黄梁美梦,四家把他捧的越高,他将跌的越恨。

    魔界的大魔头,见这土谷浑五大家族,这位龙头老大,换主了,年轻后生气盛,干什么事都雷厉风行,厉害的很,魔界大魔头摄持小伙子魂魄,他又提议,联合进兵大隋朝。

    四家一致同意,年轻人为大帅,都非常支持他的每项决定,说干就干,有些年轻军官也非常支持,军队不动员,就军心大振。

凭心而论,国王心中明白,其他三家头领心中也清楚,就这位年轻大帅,他心中最不清楚,整个土谷浑军队,外看非常强大,实际是外强内干,五家分兵,其他三家都想,老大早点被别人消灭,国王只是削弱老大势力,做到势力均衡,也不想三家势力强大,国王好驾驭操控几大势力。

其他四家心也不齐,四家军队各自为战,根本形不成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形不成强大战斗现在,土谷浑几家实力现状,对大隋朝非常有力,大隋朝也在存机会准备打击、重撞势力最大一家,削弱其实力了,他再也不带头挑事,进犯、搔扰大隋边境安全秩序,最好让他们十年二十年,不侵犯大隋边境,那时冮南就统一了,大隋朝强盛了,专心对付土谷浑,突厥还在虎视忱忱,最好一个一个对付,边疆稳定是大事,现在边疆有地方百十里,有地方一二百里荒无人烟。

    这位年轻的大帅,开始统帅大军,向大隋边境这边开拨了,晋王和大将军拭目以待,仙侠小青让两姐妹在守卫着军马场,和晋王、萧夫人,孤身入土谷浑探访五家兵力实力及部署详情,魔界的大魔头,在密室中磨拳擦掌,又是笑逐颜开,大魔嘴又是合不上嘴,他看到别人打仗、杀人、抢掠、放火,这些事,他总是十分髙兴,二句话,看着别人好过他难受,看着别人有灾难,不好过,他比谁都髙兴。

象一个心术不正的神经质。

他又叫过来泪流满面的元神小魔,在他身上贴满大魔咒语符贴,嘴中念着听不清的咒语,满身的符贴溶入体内,这元神小魔心中十分矛盾,他很想下界食人间烟火,看看人界风土人情,但是他带着满身魔咒,代表魔界大魔头师父,去人界干坏事,他肯定不想去,他泪流满面,忧心重重的低着头走出魔界,到人界也不知会干,以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的坏事。

    天界的鸿钧道祖,看到这魔界大魔头,又要害徒弟了,这老魔头不长记性,上次误饮毒液,他忘的干干净净,心想这大魔头贼坏贼坏,自已不集德干坏事,还强迫弟子干坏事,自己做孽,让弟子也做孽,道祖大神还要想法,去化解这些孽缘,这元神小魔遇着,这样的师父,该他倒霉背运。

    且说,土谷浑的这位年轻的元帅,自认为手握五家兵权年轻气盛,和他老爹一样德性,自认为天下第一了,大隋朝也拿我没有任何办法了,返小小毛孩子,自认为,我就是把天捅破了,谁能把我怎么样,常言有句话,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这位年轻的元师,他非的想干,他父亲都干不了、不敢干的事,他父亲上次率领大军进入大隋境内直入纵深,他父亲只带本家人马二千多人,后来吃了败仗,这厮说了,假如上次是自己带一万人马,他肯定能消灭大隋这群乌合之众,众人都没说话心想,这家伙不知天髙地厚,简值吹牛皮不打草稿。

这家伙不知当时情况,就枉加论断,自认为自己文武双全,智谋过了,别人认为,他比他父亲城府、智谋、差远了。

他这次用兵,他好大方,这次他要出兵一家要出动一万五千人,其他三家都暗中哈哈大笑,心想这小子这次真大方,太猛了,拿肉当豆腐吃了,这国王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发烧吃错药了,上次你父亲去二千人马,伤之一千人马,你小于不吸取教训,还派一万五千人。

提醒他说道你家是否先出五千人马,需要时再增兵。

人家是好心提酲。

说话了我家本来还想出兵两万呢,再增兵,我们增加五千兵马,不成问题。

这国王也不敢说话了,心想,这小子是二百五,常言有句,兵者、国之大器也。

真要到损兵折将时,让伱哭天没泪,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到时叫你哭天没泪。

    且说,漆黑的冰寒刺骨的夜风中,土谷浑王叔这帮贼寇,这两千人马,悠闲悠哉进入峡谷中,队伍向纵深行走,忽然,后面喊杀声一片,他们想着中埋伏了,他们八辈子做梦都想不着,黑暗的峡谷纵深,满地的石头、滚木,成了他们前面人仰马翻,后面捅挤马踏,自相残杀的噩耗之地。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izipi.com/book?cg12cc.html
上一章        万年神话传奇故事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